人生的五大支柱——浅谈人的五伦

发布:管理员 来源:未知 日期:2015-10-09 人气:
承传五千年的中华文化,核心是“道”。何谓“道”?“道”是超越时空的大自然运行法则。人与人相处也有其道,就是所谓伦常大道。
伦,《说文》说:伦,辈也。又说,伦,序也。人生的五大伦常几乎是绝对的关系,所谓绝对,是这些关系几乎是命里注定的,你不能选择,一生也改变不了。所谓“人伦”,指封建礼教所规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特指尊卑长幼的等级关系。孟子提出“明人伦”的教育思想。“明人伦”理念的“合理内核”在于诉求人类文明。探讨古代思想家的“明人伦”道德思想,对促进人类文明及整个社会文明的进步具有重要意义。
五伦最早见于《孟子·滕文公上》:“后稷教民稼穑,树艺五谷;五谷熟而民人育。人之有道也。饱食、暖衣、逸居而无教,则近于禽兽。圣人有忧之,使契为司徒,教以人伦,父子有亲,君臣有义,夫妇有别,长幼有叙,朋友有信。”
《论语•颜渊》说:齐景公问政于孔子。孔子对曰:“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。”公曰:“善哉!信如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,虽有粟,吾得而食诸?”齐景公名杵臼。他问孔子治国之策,孔子就说:“做君王的要像君王的样子,做臣子的要像臣子的样子,做父亲的要像父亲的样子,做儿子的要像儿子的样子。”齐景公说:“讲得好呀!如果君王不像君王,臣子不像臣子,父亲不像父亲,儿子不像儿子,虽然有饭食,我能吃得好吗?”孔子讲“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”的目的,在于让人摆正自己的位置,维护的是社会的理想秩序。
《孟子•滕文公上》说:“设为庠序学校以教之。庠者,养也;校者,教也;序者,射也。夏曰校,殷曰序,周曰庠,学则三代共之,皆所以明人伦也。人伦明于上,小民亲于下。”意思是“要设立庠、序、学、校来教导众民。庠,是教养的意思;校,是教化的意思;序,是习射的意思。(地方学校,)夏代称校,商代称序,周代称庠;学(是国家学校),三代共用这个名称。(这些学校)都是用来教人懂得伦理关系的。在上位的人明白了伦理关系,百姓在下自然就会相亲相爱。
《孟子•滕文公上》又说:“人之有道也,饱食暖衣,逸居而无教,则近于禽兽,圣人(指舜)有忧之,使契(契xiè:相传是殷的祖先,姓子,尧帝时任司徒)为司徒,教以人伦:父子有亲,君臣有义,夫妇有别,长幼有叙,朋友有信。”意思是:人类生活有通则:吃饱穿暖,安居却没有教育,便同禽兽差不多。舜忧虑这件事,任命契担任司徒,把伦理道理教给民众——父子讲亲善,君臣讲礼义,夫妇讲类别,长幼讲次序,朋友讲诚信。
“五伦”的次序,有多种排法。所谓父子、君臣、夫妇、兄弟、朋友,本是依传统丧服制度的重轻为序的。但按儒家人道观,夫妇一伦才是人伦之始。父子、君臣、兄弟的关系可分别拓宽为长晚辈、上下级、姐妹间的关系。
 
1.父子有亲
第一伦是“父子有亲”。父子关系是天然的秩序。正确的父子关系是父慈子孝。
《论语•子罕》子游问孝,子曰:“今之孝者,是谓能养。至于犬马,皆能有养;不敬,何以别乎?”(子游问什么是孝,孔子说:“如今所谓的孝,是说能够养活父母就够了。说到狗马,都能够得到饲养;如果对父母不孝敬,那么拿什么区别赡养父母与饲养狗马呢?”)
《论语•子路》叶公语孔子曰:“吾党有直躬者,其父攘羊,而子证之。”孔子曰:“吾党之直者异于是:父为子隐,子为父隐,直在其中矣。”(叶公告诉孔子说:“我们地方上有个立身正直的人,他的父亲偷了羊,他却告发父亲。”孔子说:“我们地方上正直的人和你讲的不同:父亲替儿子隐瞒,儿子替父亲隐瞒,正直就在其中了。”)
父慈
   《三字经》说:“养不教,父之过”。孩子教育坏了,是为人父母的过失。
现在很多父母脸上都写满忧愁,常抱怨:儿子脾气大、自私、贪心、懒惰……问题是,事皆有因果,孩子现在的自私是结果,原因在哪里?我们回忆一下,孩子跟爷爷、奶奶,父母一起吃饭,请问做父母的第一口菜夹给谁吃?从小,家人就百般满足儿子的各种要求,这样,小皇帝产生了。反之,这第一口菜是父母充满爱敬地夹给爷爷、奶奶吃,孩子就会效仿父母,好善之德是人的天性。所以教育孩子要慎始。
真正的慈爱,是理智的,是前瞻的。
    现在的孩子较少感恩之念。过生日不去麦当劳,就是要一大堆礼物,却很少想到感念父母亲养育的辛劳。有一个女孩生日时听从老师的教导要炒菜给妈妈吃,但身高不够,她自己搬来凳子。把油倒下去,不料油溅起来,她找了一个大手套套在手上。等把带着水的黄瓜放进油锅,油温更高了,她把爸爸的安全帽找来戴在头上。终于把菜炒好了,端来给妈妈吃。这个孩子以后还会挑吃吗?
一个企业老总的儿子到美国留学,父亲要求他勤工俭学,严格自律。儿子毕业去找工作,应征的是董事长助理。董事长拿着他提交的企划方案,不相信是他这样二十五、六岁的青年写出来的。其实企划方案有他实习的底子,终结方案也征询过父亲的意见。最后董事长给他一句话:“要多少薪水,你自己开”。孩子的德行跟能力是培养出来的,不是被宠出来的。
    北京大兴灭门案是一个人伦破坏的罪恶案例。2009年11月27日下午4点,北京大兴区清澄名苑,王美玲一家6口均遭利器死于家中。死者为女主人王美玲、公公和婆婆、王的两个孩子以及王的小姑子。李磊从小在祖父母身边长大,备受老人娇宠。其父嗜酒,脾气比较暴躁,对他管教有些严厉。李不喜欢学习,时常逃学。在父亲的督促下,才去参加成人补习,取得高中证书。后李磊到食品厂打工,因偷开铲车被辞退。后李磊开了两家足疗店,生意不错。但他的生意,得到父母的认可。李家获拆迁补偿款500多万元。李父买了6套房,自己选了一个三居室,李磊妹妹选了个两居室。李磊选了一个两居室和两个一居室。李父之所以买这么多房子,是出于对李磊的不信任,出发点是为儿子作长远打算。他生前曾跟邻居说:“李磊这孩子不好好过日子,多要房子不留钱就是怕孩子乱花,把钱糟了。”
子孝
    中国有一句古话叫“百善孝为先”。孔子也说:“夫孝,德之本也,教之所由生也。”他认为孝是道德的根本,教育要从孝教起。
24孝图中有24个行孝的故事。
卧冰求鲤。王祥,东汉末年琅琊人,生母早丧,继母朱氏多次在他父亲面前说他的坏话,使他失去父爱。父母患病,他衣不解带侍候,继母想吃活鲤鱼,适值天寒地冻,他解开衣服卧在冰上,冰忽然自行融化,跃出两条鲤鱼。继母食后,果然病愈。王祥丧父后,名声渐显,后母忌恨,要用毒酒毒王祥,其弟王览知道,急着取来要喝,王祥和王览抢着喝,后母自知事泄,自己把酒抢了下来。王祥夜寝上厕所,朱氏竟然提刀来杀王祥。结果只刺到被子。王祥知后母行刺失败,就跪在后母面前请死。后母终于感悟,视王祥如己出。王祥隐居二十余年,后从温县县令做到大司农、司空、太尉。“书圣”王羲之五世祖为王览。
芦衣顺母。
   闵损,春秋时期鲁国人,孔子的弟子,七十二贤之一。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。孔子曾赞扬他说:“孝哉,闵子骞!”(《论语·先进》)。他生母早死,父娶后妻,又生了两个儿子。继母常虐待他,冬天,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,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。一天,父亲出门,闵损牵车因寒冷打颤,绳子掉落地上,遭父亲斥责和鞭打,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,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。父亲返家,要休后妻。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,说:“母在一子寒,母去三子单”。继母听说,悔恨知错,从此对待他如亲子。闵损守身自爱,“不仕大夫,不贪污君之禄”。晋国、楚国想以高官厚禄,诱使闵损干有损仁德的事,被他拒绝。
现在有这样的父母,买很贵的水果回家,偷偷摸摸藏起来,等公公、婆婆睡了才拿出来悄悄地说:“儿子赶快过来,这是妈妈特别帮你买的,赶快吃,不要噎着了。”儿子除了吃得很高兴外,保证还会将此法学得很彻底这样的孩子如何懂得孝顺父母呢?
    中广网记者报道:2010年12月23日,天津市河西区小海地居民王女士手机铃声响,来电显示是女儿打来的,电话接通后,传来一个陌生男子声音:“你女儿在我手上,准备五万元钱赎人,不准报警,不然撕票。”提到王女士的女儿莉莉,亲戚朋友都默声不语。莉莉小时候聪明伶俐,十八九岁却沾染了不良习气。2004年因盗窃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。出狱后,莉莉一直没有固定职业,经常泡在网吧。天津警方闻警出动,查明此案,该女子向父母索钱未果,利用手机变声软件装男声扮绑匪,向其母勒索现金5万元。现被公安机关拘留。
买一件新衣服给父亲固然可以快乐一下,但儿女的德行会让他觉得光荣、感到欣慰。所以《孝经》云:“立身行道,扬名于后世,以显父母。”即用自己的德行去奉献社会,扬名于后世,让社会人士感受到某人能够这么为社会付出,是父母养育教诲的结果,那就是一种大孝显亲的表现。
 
2.君臣有义
君,指君王;臣,指臣民。现代社会君臣关系可视为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。如企业里面经理跟员工的关系,学校里有校长跟老师的关系等等。所谓“君仁臣忠”,是好的君臣关系。领导要有仁厚的胸襟,下属就会感恩,一定会忠于职事。
《论语•颜渊》齐景公问政于孔子。孔子对曰:“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。”公曰:“善哉!信如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,虽有粟,吾得而食诸?”(齐景公向孔子询问国家政治。孔子答道:“君主要像君主的样,臣子要像臣子的样,父亲要像父亲的样,儿子要像儿子的样。”齐景公说:“对呀!的确如果君主不像君主的样,臣子吧像臣子的样,父亲吧像父亲的样,儿子吧像儿子的样,即使有粮米,我能吃得着吗?”)
《论语•八佾》定公问:“君使臣,臣事君,如之何?”孔子对曰:“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。”(鲁定公问道:“君主使用臣子,臣子侍奉君主,各自该怎样做呢?”孔子回答说:“君主应按礼来使用臣子,臣子应拿忠来侍奉君主。”)
君仁
一是公平。
《论语•尧曰》:“予小子履,敢用玄牡,敢昭告於皇皇后帝:有罪不敢赦。帝臣不蔽,简在帝心!朕躬有罪,无以万方;万方有罪,罪在朕躬。”大意是:(商汤伐桀告天时)说:“我履(商汤的名),冒昧地用黑色公牛作祭品,向正大光明的天帝祷告:讨伐夏桀,是顺天奉法,不敢擅自赦免有罪的人。帝臣是天子,是桀,天子事天,犹如事君。桀居帝臣位,犯罪已不可隐蔽,天帝心里看得很清楚。我若有罪,天帝不要牵连万方之民,万方之民有罪,其罪责由我承担。”
帝尧下乡巡视,路遇两人犯正被押送。尧帝就问:“你们两个犯了什么错?”两人回答说:“上天久旱不雨,我们没有东西吃,只好去偷人家的东西。”帝尧一听完说:“你把他们两个放了,把我关起来。”士兵都愣住了,怎么可以把君王关起来?帝尧说:“我犯了两大过失。一是我没有把子民教好,所以他们会偷人家的东西;二是我没有德行,所以上天久旱不雨。”尧帝至诚的反省,感动天地,当场就下起雨来。
一个领导人能至诚的反省,时时能替子民着想,这个国家就一定会兴旺。《大学》云:“一家仁,一国兴仁,一家让,一国兴让,一人贪戾,一国作乱。”
孟子对于君臣关系,有一段很精辟的教诲。《孟子•离娄下》说:“君之视臣如手足,则臣视君如腹心;君之视臣如犬马,则臣视君如国人;君之视臣如土芥,则臣视君如寇雠。”
二是兼听。
历代人君“兼听”难。
《贞观政要》等古籍记载:“贞观之初,恐人不言,导之使谏。三年已后,见人谏,悦而从之。一二年来,不悦人谏,虽黾勉听受,而意终不平,谅有难色。”唐太宗曾抱怨魏征“每廷争辱我,使我常不自得”,甚至发狠要“杀却此田舍汉”。
君臣不平等地位,使臣下行谏顾虑重重。《韩非子·修权》说:“权者,君之所独制也。”臣子,不过是“货与帝王家”的得力工具。尽管太宗多次褒扬魏征,内心深处,也还是视之为“田舍汉”。“予之在君,夺之在君,贫之在君,富之在君”(《通典》卷12)。君王对生存资源的高度垄断,使臣下不得不掂量;除少数道义感强者以外,大多不敢据实强谏。
郑濂,明朝浦江人。到郑濂这一辈,郑家已三百多年没有分家,人称“天下第一家”。“濂诣京师,太祖问治家长久之道;赐之果,濂拜赐怀归,剖分家人。帝闻嘉叹,欲官之,以老辞。”明太祖即位,将郑濂召到京城,问他家有多少人,郑濂回答说:“有一千多人。”当时正值河南进贡香梨,明太祖赐给郑濂两枚香梨。郑濂回家搬出两个大水缸,装满水,把水梨一边一个敲碎,每人分一碗梨水。明太祖曾请教郑濂:“你怎么可以把千人大家治理得这么好?”郑濂回答一句话:“不听妇言。”女人在古代受教育机会较少,眼界短,心量狭窄,喜欢计较。家主不听妇言,是有道理的。推而广之,小人的话不能听。所谓“来说是非者,便是是非人。”一个领导者要有智慧,拒绝搬弄是非者的离间和谗言。
臣忠
一要谏言。
臣忠,是说下属要忠于本分和职守。
《孝经》说:“昔者天子有争臣七人,虽无道,不失其天下;诸侯有争臣五人,虽无道,不失其国;大夫有争臣三人,虽无道,不失其家;士有争友,则身不离于令名;父有争子,则身不陷于不义。故当不义,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,臣不可以不争于君;故当不义,则争之。”  
身旁有进忠言的下属,这对于领导者一生事业的成败至关重要。所以古代多良臣、忠臣,君王有过失,他马上劝诫君王。最有名的莫过于唐朝的魏征。魏征曾为太子李建成东宫僚属。多次劝建成要先发制人,及早对李世民动手。后为唐太宗用为谏官。太宗曾问魏征忠臣和良臣个区别,魏征答道:“使自己身获美名,使君主成为明君,子孙相继,福禄无疆,是为良臣;使自己身受杀戮,使君主沦为暴君,家国并丧,空有其名,是为忠臣。以此而言,二者相去甚远。”魏征去世后,唐太宗极为伤感地对众臣说:“夫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。朕常保此三镜,以防己过。今魏征殂逝,遂亡一镜矣。”魏征的去世,使唐太宗痛失一面镜子。
    《弟子规》说:“亲有过,谏使更,怡吾色,柔吾声。谏不入,悦复谏,号泣随,挞无怨。”部属劝导领导、上司态度要柔和,纵使他不能接受,我们也没有怨言,问心无愧就好。     现在很多做部属,都怕劝长官,怕劝了之后连位子都不见了。其实当需这样,阿谀奉承的人就多了。
二要知恩。
师酉簋是出土的一件西周晚期青铜器,距今约近3000年,器型舒展大气,做工精细。内壁铭文107字:唯王元年正月,王在吴,格吴大庙。公族ꂅꀄ入佑。师酉立中廷。王呼史ꂆ册命:“师酉,ꁑ乃祖嫡官邑人、虎臣、西门夷、ꁇ夷、秦夷、京夷、ꂇ身夷、薪。赐汝赤ꁓ、朱黄、中ꂈ、攸勒。敬夙夜勿废朕命。”师酉拜,稽首。对扬天子丕显休命,用作朕父考乙伯、究姬尊簋。酉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。
大意是:在周唯王元年正月,王巡视吴地,来到吴的太庙。公族的人佑为在旁。师酉立于太庙院中恭候。王召史官宣读册命书:“师酉,将你的祖上管理的城邑的人口、王的近卫部队,部队中包括西门、ꁇ秦、京、身等地的夷人和薪卒管理好。赐你大红袍,黄绶带等,还有一套马笼头。日夜恭敬做事,不要荒废我的任命。”师酉拜谢,叩头。为答谢君王而称扬天子伟大而显著的旨意,因而做了祭祀死去的父亲乙伯、母亲究姬的簋。酉的子孙后代永远宝用这件簋。
师酉簋记载了西周晚期师酉在吴太庙被周唯王册封,让他传承祖先的官职,管理农业生产及部分奴隶。同时还得到周唯王赏赐的大量衣服、玉佩、车马器具等财物。师酉得到赏赐后,拼命为周唯王工作。师酉为感恩,特地做了一个件叫簋的青铜器。这段尘封的轶事生动地反映了我们的祖先是懂得感恩的。
文革结束,李存葆的报告文学《还不了的沂蒙情》。
1941年冬,日寇5万重兵对沂蒙山区实行铁壁合围。八路军一纵机关转移,重伤号叫毕铁华被人用独轮车送到东辛庄于大娘家。送伤号的人说:“这伤号看来不行了,等他咽了气,就找个地方埋了吧。”为掩护毕铁华于大娘牺牲了自己的女儿。在于大娘精心照料下,毕铁华伤痊愈,重返前线。行前挥泪跪别,认作娘亲。解放后身为高官的毕铁华,却将于大娘给遗忘了。文革中造反派怀疑他曾被日寇抓住叛党投敌。于大娘向前来外调的人证明了他这段历史的清白,并在证明材料上重重地按上了手印。又过了16个年头,1982年春的一天,一位穿着体面、满头银发的老人跪行进了于大娘家破败的小院,他看到一位形容枯槁的老妇人正坐在门槛上择野菜。毕铁华泪流满面,扑通跪地:娘,不孝儿看您来啦!1989年1月3日,于大娘这位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,驾鹤西去,她活了101岁。
人的一生,有漫长的学习、工作过程,我们要时时想到这些曾经照顾过我们,提拔过我们的老师、领导,这个恩不能忘记。
曾有新闻报道,十多年前亚洲发生了金融风暴,东南亚有一些国家的经济垮了。韩国职员拿着自己的钱跑去找老板说:“老板,你不能倒,你倒了,几百个家庭都会倒。我们的钱您先拿去周转,公司一定要营运下去。”韩国人这种对上司的同舟共济的态度是跟谁学的?是跟我们中国的圣贤学的。
 
3.夫妇有别
家庭犹如社会国家的细胞。夫妇关系和谐、家庭经营美满,这是社会稳固并可持续发展的基础。夫妇这一伦关系特别重要。
《论语•公冶长》子谓南容,“邦有道,不废;邦无道,免于刑戮。”以其兄之子妻之。(孔子评说弟子南容子容。孔子:“国家有治道时,他不被弃用,出来做官;国家无治道时,他也能够免遭刑罚。”就把自己兄长的女儿嫁给了他。)
《论语•子路》樊迟问仁。子曰:“居处恭,执事敬,与人忠。虽之夷狄,不可弃也。”(樊迟询问什么是仁。孔子说:“起居能恭谨,办事有敬重,待人讲忠诚。即使到了偏远夷狄之地,也不可以废弃。”)
《论语•季氏》孔子曰:“君子有三戒:少之时,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壮也,血气方刚,戒之在斗;及其老也,血气既衰,戒之在得。”(孔子说:“君子有三项要警戒的:他年少时,血气还不成熟,要警戒的是女色;等他到了壮年,血气正旺盛,要警戒的是争斗;等他到了老年,血气已经衰弱,要警戒的是贪得。”)
《论语•阳货》子曰:“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,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。”(孔子说:“只有女子和小人是难养的,亲近他们,他们就不知恭逊;疏远他们,他们就会抱怨。”)
夫恩
为夫之道,道亦无道,而不可不道。为人夫者,贵在“容“。仁爱,大度,包容。如此,则海阔天空。
汉•班固 《白虎通·三纲六纪》说:“三纲者,何谓也?君臣、父子、夫妇也。”唐•孔颖达疏《礼纬》说:“三纲谓君为臣纲,父为子纲,夫为妻纲。”汉景帝时博士董仲舒按照“贵阳而贱阴”的阳尊阴卑理论,对五伦观念作了进一步的发挥,君、父、夫体现为“阳”,臣、子、妻体现为“阴”;阳永远处于主宰、尊贵的地位,阴永远处于服从、卑贱的地位。
《诗经•谷风》谓“宴尔新婚,如兄如弟”的说法。中国古代夫妻以君卿相呼,含有互敬互谅的意味。
《后汉书·梁鸿传》:势家慕其高节,多欲女之;鸿并绝不娶。同县孟氏有女,状肥丑而黑,力举石臼,择对不嫁,至年三十。父母问其故。女曰:“欲得贤如梁伯鸾者。”鸿闻而聘之。女求作布衣、麻屦、织作筐、缉绩之具。及嫁,始以装饰入门。七日而鸿不答。妻乃跪床下请曰:“窃闻夫子高义,简斥数妇,妾亦偃蹇数夫矣。今而见择,敢不请罪。”鸿曰:“吾欲裘褐之人,可与俱隐深山者尔。今乃衣绮缟,傅粉墨,岂鸿所愿哉?”妻曰:“以观夫子之志耳。妾自有隐居之服。”乃更为椎髻布衣,操作而前。鸿大喜曰:“此真梁鸿妻也。能奉我矣!”字之曰德曜,名孟光。后至吴,依大家皋伯通,居庑下,为人赁舂。每归,妻为具食;不敢于鸿前仰视,举案齐眉。
《世说新语•惑溺》中记载了一段透着悲戚的夫妻恩爱故事:荀奉倩与妇至笃,冬月妇病热,乃出中庭自取冷,还以身熨之。妇亡,奉倩后少时亦卒。
荀奉倩是曹操谋士荀彧的儿子,他的夫人冬天生病,浑身发热,荀奉倩跑到院子里冻冷全身,而后回屋,以自己冰凉的身体为夫人驱热。夫人不治身亡,荀奉倩不久也去世了,他的死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思念亡妻而悲伤过度。
《头顶脚盆的女人》,写的是文革后期一对大学生的婚姻故事。男的是北京高干子弟,女的家居陕西一小镇。毕业后,男的远离父母,随女孩去了她的小镇。婚后,夫妻感情甚笃,男孩常为女孩洗脚。不足两年,这个女人难忍婚姻的平淡,南下深圳谋求发展。行前带走了那只脚盆。多年后,事业有成的女孩饱尝漂泊、再次回到昔日爱的小屋时,已人去楼空。于是,雨巷中出现了一个头顶脚盆的女人,她决心找回自己的爱人。婚姻如盆水,置方则方,置圆则圆,最不该无形地流失。
    妻贤
传统戏里,有两句道白:“妻贤夫祸少,子孝父心宽。”鲁迅先生说:“母性和女儿性是天生的,妻性是逼出来的。”
《后汉书·列女传》载:河南乐羊子之妻者,不知何氏之女也。乐羊子尝行路,得遗金一饼,还以与妻。妻曰:“妾闻志士不饮盗泉之水,廉者不受嗟来之食,况拾遗求利以污其行乎!”羊子大惭,乃捐金于野,而远寻师学。一年来归,妻跪问其故,羊子曰:“久行怀思,无它异也。”妻乃引刀趋机而言曰:“此织生自蚕茧,成于机杼。一丝而累,以至于寸,累寸不已,遂成丈匹。今若断斯织也,则捐失成功,稽废时日。夫子积学,当‘日如其所亡’,以就懿德;若中道而归,何异断斯织乎?”羊子感其言,复还终业,遂七年不返。
乐羊子被妻子这一番话感动了,回到老师那里苦学,成了一个有学问的人。
王弗,苏轼之妻,四川眉山人,乡贡士王方之女,逢16岁与19岁的苏轼结为连理。治平二年五月卒,年27岁,为苏迈之母。王弗聪明沉静,知书达礼。婚后,陪轼读书,终日不去,苏轼偶有遗忘,她从旁提醒,扮演了红袖添香的角色。王弗能于风尘中识人,苏轼之友章敦来访,高谈阔论,走后,王弗说,此人不可靠,热情过了分,你要小心。后来章敦迫害苏轼最为起劲。苏轼的父亲临终前曾对苏轼说了句这样的话:“此妇随汝艰难,不可忘也。”故,王弗卒葬于眉山故里老翁山,距苏洵夫妇墓西北八步。苏轼兄弟二人曾在墓旁遍植松树,“老翁山下玉渊回,手植青松三万栽”。苏轼与朝中权贵不和,外任多年,夜梦亡妻,写下著名的悼亡词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:“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。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今人读来,犹愁肠百结。
共识
    人生要把家庭经营好,就要懂得取舍。步入婚姻,夫妇要建立共识,可以夫唱妇随,也可以妇唱夫随。
    有一个关于天堂地狱的故事:一位老者去天堂和地狱参观。在地狱里,他看见一大群人围坐在盛满食物的锅前,每人手上都绑着一把长柄勺。虽然勺子能够捞起锅里的食物,但勺柄太长,每个人都无法吃到勺子里的食物。他们饿得面黄肌瘦,在不停地谩骂。在天堂上,老者看到了另外的景象:同样是长勺大锅,但这里的人们却谈笑风生,表情幸福——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勺子喂给别人吃。
  婚姻是天堂还是地狱,这取决于夫妻双方。
 
4.长幼有序
《论语•学而》子曰:“弟子入则孝,出则悌,谨而信,泛爱众,而亲仁,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。”(孔子说:“弟子居家在内,就孝顺父母;出门在外,要敬重长上。谨慎言行,讲求信用,博爱大众,进而亲近仁德的人。躬行还有余力,就来继续修习文献、道艺。”)
兄友
    南北朝·颜之推《颜氏家训》:“夫风化者,自上而行于下者也,自先而施于后者也。是以父不慈则子不孝,兄不友则弟不恭,夫不义则妇不顺矣。父慈而子逆,兄友而弟傲,夫义而妇陵,则天之凶民,乃刑戮之所摄,非训导之所移也。”
兄弟这一伦是有始有终的人伦关系,在五伦中意义很特别。《弟子规》说:“兄道友,弟道恭,兄弟睦,孝在中。”
    《史记·泰伯世家》记载了春秋时吴国王室的故事。吴泰伯,弟仲雍、季历,皆周太王姬亶父之子。季历贤,而有圣子昌,太王欲立季历以及昌。于是泰伯、仲雍二人奔荆蛮,文身断发,示不可用,以避季历。季历果立,是为王季,而昌为周文王。太伯奔荆蛮,自号勾吴。荆蛮义之,从而归之千余家。周武王姬发灭商,叫人找到了仲雍后人(泰伯无子)周章,正式册封周章为虞侯。这就是“泰伯三以天下让”的至德事迹。
    唐太宗时有大臣叫李勣很得赏识。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》载:“其姊尝病,勣已为仆射,亲为之煮粥,风回,爇其须鬓。姊曰:‘仆妾幸多,何自苦如是!’勣曰:‘非为无人使令也,顾姊老,勣亦老,虽欲久为姊煮粥,岂可得乎?’”至今读来,仍令人感动。身为仆射(宰相)的李勣很有人情味。
    看到古今的这些兄弟姐妹情谊,我们要见贤思齐。有一首述兄弟之情的诗很有味道:“兄弟连枝各自荣,些些言语莫伤情。一回相见一回老,能得几时为弟兄。弟兄同居忍便安,莫因毫末起争端,眼前生子又兄弟,留与儿孙做样看。”
    弟恭
    “悌”是敬爱兄长,引申为顺从长上。
犹太人的《塔木德》是流传三千多年的羊皮卷书,仅次于《圣经》的典籍。《塔木德》上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:很久以前,有两个兄弟。父亲死时,把财产分给了两兄弟。兄弟将收获的苹果和玉米,公平地分成两份,各自藏在仓库里。到晚上,弟弟想,哥哥有妻儿,开销大,他把自己所得的份额,拿出了一部分移到哥哥的仓库里。哥哥却认为自己有妻儿,没有后顾之忧,弟弟还是独身,应为以后的生活多准备一些,把自己的一部分玉米和苹果搬到了弟弟的仓库里。第二天早上,兄弟俩到仓库里一看,东西都一点不少地放在那里。他俩不约而同地连续搬运了三个晚上。第四个晚上,兄弟俩在将东西搬到对方仓库的路上相遇了。兄弟终于知道对方的心意,不约而同地扔下手上的农作物,紧紧地抱在一起哭了。两兄弟抱拥哭泣的地方,成为耶路撒冷最受尊敬的场所。
    古代的人劝兄弟都有耐性,也很有智慧。明·陈世恩为万历己丑进士。长兄孝廉,季弟好游狎。早出暮归。长兄规之不改。世恩曰:“伤爱无益。”乃每夜亲守外户。待弟入。手自扃钥。问以寒暖饥饱、忧恤之情,形于言貌, 如是数夕。弟乃大悔,不复暮归。
    有个“王舜育妹”的故事。北齐·王舜年七岁,其父子春为从兄长忻夫妻所杀。有二妹,粲五岁,璠二岁。寄食亲戚。舜抚育之。恩义甚笃。既长不嫁。密谓二妹曰:“家无兄弟,我姊妹不复父仇,谁复父仇者?”二妹皆泣曰:“唯姊所命。”夜半,姊妹持刀,逾墙入,手杀长忻夫妇,以告父墓。因诣县请罪,姊妹争为谋首。县不能决。闻于朝,隋文帝诏特原之。一个七岁女子,上无父母,终鲜兄弟,而抚育五岁、二岁之妹。寄食亲戚,孤苦伶仃,竟得长大,同复父仇。其操心也危矣,其虑患也深矣。姊妹三人,争为谋首,千古下犹为嘉叹不已。
兄弟之道,贵在修养。《大学》云:“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一是皆以修身为本。”你这一生要把家庭经营美满,事业有成,都要从自我修养开始。
 
5.朋友有信
《论语·学而》曾子曰:“吾日三省吾身: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(曾子说:“我每天多次自我反省:替别人谋事是不是尽心竭力了呢?同朋友交往是不是诚实可信了呢?老师传授给我的学业是不是修习演练了呢?”)
《论语·为政》子曰: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大车无輗,小车无軏,其何以行之哉?” (孔子说:“人如果不讲信用,不知道那怎么可以。就像大车没有安装横木的关键、小车没有安装横木的关键一样,它靠什么来行走呢?”)
谚云:“生我者父母,成我者朋友。”有云:“在家靠父母。出外靠朋友。”择友、择善友、择诤友,是人生的一件大事。有这样的说法:“亲近善友,如雾露中行,虽不湿衣,时时有润。”比喻好朋友对我们的一生有潜移默化的影响,且至关重要。
《易经》有一句重要的教诲:“方以类聚,物以群分。”这就告诉我们,善人相交善人,恶人类聚恶人,互为酒肉朋友。孩子有善的本性,犹如磁石吸铁一般。有家长说:“孩子太善良,他出去一定会被人家欺负。”我们可以反问:把孩子教得不善良就好吗?他的不善良第一个会对付谁呢?
我诚
房玄龄是唐初良相,李世民称赞他“筹谋帷幄,定社稷之功”。李世民领兵过渭北,房玄龄谒于军门,两人一见如故。玄龄少时读书,同学皆一时之秀。一天,玄龄帶同学回家,其母在屏風后暗地观察,见玄龄的同学个个举止端方,颇有卿相气概,就說:“吾儿有友如此,吾何患乎?”房玄龄成人,果然与杜如晦、薛元敬等友人共同辅佐唐太宗。同时,房玄龄为报李世民知遇之恩,竭尽心力筹谋军政事务。每克一方割据势力,军中人全力搜求珍宝异物,独房玄龄四处访寻英杰,并把他们荐于李世民。府中谋臣猛将,多为房玄龄推荐,最终成就贞观太平盛世。
立木为信与烽火戏诸候的对比
春秋战国时,秦国的商鞅在秦孝公的支持下主持变法。当时处于战争频繁、人心惶惶之际,为了树立威信,推进改革,商鞅下令在都城南门外立一根三丈长的木头,并当众许下诺言:谁能把这根木头搬到北门,赏金十两。围观的人不相信如此轻而易举的事能得到如此高的赏赐,结果没人肯出手一试。于是,商鞅将赏金提高到50金。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终于有人站起将木头扛到了北门。商鞅立即赏了他五十金。商鞅这一举动,在百姓心中树立起了威信,而商鞅接下来的变法就很快在秦国推广开了。新法使秦国渐渐强盛,最终统一了中国。
《史记·商君列传》载:商鞅辅佐秦孝公变法,“令既具,未布,恐民之不信己,乃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市南门,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。民怪之,莫敢徙。复曰:‘能徙者予五十金。’有一人徙之,辄予五十金,以明不欺。”1912年,就读于湖南省立一中的毛泽东,曾写作文《商鞅徙木立信论》。他说:“法令者,代谋幸福之具也。法令而善,其幸福吾民也必多,吾民方恐其不布此法令,或布而恐其不生效力,必竭全力以保障之,维持之,务使达到完善之目的而止。政府国民互相倚系,安有不信之理?”
在商鞅“立木为信”的地方,早它400年,却发生过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“烽火戏诸侯”的闹剧。周幽王是周宣王的儿子,西周末代君主。《吕氏春秋·慎行论·天义》载:“周宅丰、镐,近戎。幽王与诸侯约:为高葆于王路,置鼓其上,远近相闻,即戎寇至,传鼓相告,诸侯之兵皆至救天子。戎寇尝至,幽王击鼓,诸侯之兵皆至。人喧马嘶,褒姒视之大说,喜之。幽王欲褒姒之笑也,因数击鼓。诸侯兵数至而无寇。至其后,戎寇真至,幽王击鼓,诸侯兵不至。幽王之身乃死于骊山之下,为天下笑。”周幽王博取宠妃褒姒一笑,下令将都城附近20多座烽火台点燃烽火——边关报警的信号,外敌入侵以召诸侯救援。诸侯们见到烽火,率兵将匆匆赶到,褒姒看到赫赫威仪的诸侯手足无措的样子,终于开心一笑。五年后,西戎大举攻周,幽王烽火再燃而诸侯不到,结果幽王被逼自刎而褒姒也被俘虏。
友信
晏殊,幼孤,少有才名,七岁能文章。宋真宗景德初,以神童荐,赐同进士出身。擢秘书省正字。历任太常寺奉礼郎。翰林学士,太子左庶子,加给事中,迁礼部侍郎、枢密副使。因论事忤太后旨,以刑部侍郎知宣州,改应天府。后为御史中丞,改兵部侍郎,兼秘书监,资政殿学士,翰林侍读学士。仁宗明道元年迁参知政事,尚书左丞。庆历中官至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集贤殿学士,兼枢密使。
《宋史·晏殊传》载:晏元献公为童子时,张文节荐之于朝廷,召至阙下。适值帝御试进士,便令公就试。公一见试题。曰:“臣十日前巳作此赋,有赋稿尚在,乞别命题。”上极爱其不隐。后为馆职,时天下无事,帝许臣僚择胜燕饮。时侍从文馆士大夫各为燕巢,以至市楼酒肆皆为游息之地。公是时甚贫,不能出,独家居,与昆弟讲习。一日,选东宫官,忽宫中除晏殊,执政莫知所因,次日复进,上谕之曰:“近闻臣僚无不嬉游燕赏,弥日继夕,唯殊杜门与兄弟读书,如此谨厚,正可为东宫官。”殊既受命。上面谕除授之意。公语言质野,则曰:“臣非不乐燕游,直以贫无可为之具;臣若有钱亦须往,但无钱不能出耳。”上益嘉其诚实。宋真宗、仁宗两帝对他极为信任,做了十余年“太平宰相”。
    《郁离子》记载了一个因失信而丧生的故事:济阴之贾人,渡河而亡其舟,栖于浮苴之上,号焉。有渔者以舟往救之,未至,贾人急号曰:“我济上之巨室也,能救我,予尔百金。”渔者载而升诸陆,则予十金。渔者曰:“向许百金,而今予十多,无乃不可乎!”贾人勃然作色曰:“若渔者也,一日之获几何,而骤得十金犹为不足乎?”渔者黯然而退。他日,贾人浮吕梁而下,舟薄于石又覆,而渔者在焉。人曰:“盍救诸?”渔者曰:“是许金而不酬者也。”舣而观之,遂没。信于人者,一旦遭难,只有坐以待毙。
有这样一个案例发人深省。一个孩子犯了大错,警察找到他家。他妈妈第一反应是:“绝对不可能是我儿子,一定是同名同姓的。”赶到警察局,看到儿子正在那里做笔供,这位母亲,突然话锋一转,喊到:“都是被那些坏朋友带坏的。”
中国传统文化讲家国一理。五大伦常几乎是与生俱来的难以更改的关系,它足以支撑起我们的人生。中国历史最悠久,历朝历代有很多好的榜样。中华文明兴盛不是偶然,对于文明的传承,是当代青年的使命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青枫也燃烧